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最新美剧 > 北京PK10四类 >

这幅海报也和之前未完成的作品《朋友》有一定

  精神性艺术家在世界上并不少见,一下子能想起来的有梵高,埃贡·席勒,石鲁,贝多芬等等;他们是内心、精神、本身、作品高度统一的异类,他们对艺术的狂热到了奉献生命的状态

  年6月12日,生于奥地利图伦,他的父亲,阿道夫·席勒是任职于奥地利国家铁路局的火车站站长。他的母亲,玛莉·席勒,则是来自波希米亚的捷克克鲁姆洛夫。父亲为这个家庭提供着优越的中产阶级生活,同样沉溺于当时中产阶级普遍的糜烂状态。他的父亲在婚前就患有梅毒,婚后的三个男孩相继夭折,席勒是家中的第四子,唯一的姐姐也在席勒3岁时去世。小时候,席勒曾去由克洛斯特新堡修道院所开设的学校,当时他的美术老师K。L。 史特劳区就已发现他的艺术天份,并支持他朝艺术界继续发展。席勒15岁时,父亲死于梅毒,他的舅舅奥尔成为他的监护人;奥尔对席勒不愿接受高等教育感到难过,但他也认同席勒对艺术的热情的天赋。

  年16岁的席勒向维也纳艺术工商学校(Kunstgewerbeschule in Vienna)提出入学申请并通过。他在那里就读不到一年,就由学校的多位教职员推荐到维也纳当代艺术学院就学,学习油画和素描。席勒在从维也纳分离派领导人、装饰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指导下学习,在线条和构图上得益于他的优雅的装饰手法。后来他结识了科柯施卡。他的画最初受学院派和印象派影响,打下了造型基础。受克里姆特和科柯施卡之后,他的作品具有明显的装饰风格,这表明他受到新艺术派——青年风格阿拉伯式图案的强烈影响。如果说克里姆特的艺术是从象征主义走向表现主义,而席勒则已走进纯粹的表现主义天地。

  席勒向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寻求指导。古斯塔夫·克里姆特购买席勒的画作,或是用自己的作品和席勒交换,还帮席勒安排模特,为席勒引介买主。甚至还带席勒加入维也纳工坊(Wiener Werkstätte)-一个与维也纳分离派有关的艺术家团体。

  克林姆于1909年在维也纳举办的“Kunstschau”展览中曾邀请席勒参展。席勒在那里看到了爱德华·蒙克、让·图洛普与文生·梵高等人的作品。从保守的学院解放出来后,席勒开始接触到人体与性欲的题材。同时,许多人注意到席勒的作品中那种不安定的情绪。

  19世纪末20世纪初,现代主义画派如火如荼兴起,许多传统的艺术法则被打破。席勒创作后期更加肆无忌惮地挥洒内心的想法。他对人体的描绘呈现几何化的风格,没有细腻的刻画,更多是变形。

  席勒一生画了100多幅自画像,这些自画像中很多是裸露的身体。弗洛伊德说,露出生殖器或是相关器官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我不怕你,我藐视你!这应当也是席勒画作想要表达的意味。

  Portrait of the Painter Max Oppenheimer

  他会在镜子前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与真实的自己对话。席勒的朋友形容他“少见的英俊,外表一丝不苟,人们甚至不能在他脸上找到一根未刮干净的胡茬。”这位英俊的年轻人最欣赏的一句话却是:万物都是活着的行尸走肉。他的自画像双眼凹陷,表情痛苦,四肢瘦弱,病态毕露。要么是黑色和青绿色,要么是红色或绿色星星点点地分布。早期的席勒曾在一位医生朋友的允许下,到医院观察垂死的病人,这些不健康的肤色即来自那些病入膏肓的人。这些自画像可能不像席勒,但又是真正的席勒。

  年,席勒与17岁的维拉妮·维拉尼·诺依齐(Valerie Wally Neuzil)相识(维拉尼也称为沃利)。维拉妮与席勒在维也纳同居,并担任他某些知名画作的模特。席勒和维拉妮因不满意维也纳狭小的城市环境,曾搬去捷克克鲁姆洛夫的小城市居住,也就是席勒母亲的家乡。尽管席勒与当地的关系密切,他和维拉妮还是被当地的居民赶了出来;原因是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与他们格格不入,尤其是无法容忍席勒雇用数名十几岁的少女担任模特这点。他们随后一起搬到在维也纳西边的小镇纽伦巴赫,并在那边寻找灵感和便宜的工作坊。席勒不检点的生活方式激怒了当地居民,他的工作坊还成了当地流氓聚集的场所。

  20世纪初的维也纳到处是无家可归的游童,他们因家庭贫困而流浪,或者陷入末世帝国发达的色情行业。这些大小不一的女孩,都是席勒从公园或大街上捡来的。女孩们终日混迹于席勒工作室,或美或丑,在这里无所事事。席勒豢养她们,借以了解她们的世界,描绘她们的身体。席勒画中的少女,不同于一般画家笔下那般懵懂羞涩,而是大胆展露了躁动不安的性意识。

  由于当地人的激烈反对,席勒和维拉妮随后一起搬到在维也纳西边的小镇纽伦巴赫,并在那边寻找灵感和便宜的工作坊,他的工作坊还成了当地小流氓聚集的场所。画家不检点的生活方式激怒了当地居民,席勒让房东年仅14岁的女儿当自己的裸体模特,最终将自己送上法庭。

  年春天,席勒因勾引未成年少女而被逮捕。警方前往工作坊逮捕席勒的同时,也扣押了一百多张被认为是色情物品的画作。席勒在开审之前被收押。开庭审理时,席勒诱拐的罪名被判不成立,但由于在幼童可接触的公共场合展示色情图象,席勒被判有罪。在被收押21了天后,席勒被判入狱3天。在狱中席勒绘制了12幅画,描述被关在监狱牢房中的不适与不快。

  ——爱迪丝·汉斯(Edith Harms)与艾德蕾·汉斯(Adéle Harms)。,姐妹俩出身一个中产阶级的新教家庭。席勒跟朋友表示说,究竟是姐妹中的哪一个其实无所谓,他想要的就是一段被“裹在家庭这件温暖的蓑衣里……”的婚姻,出身不好的维拉妮无法给予。

  最后,姐姐爱迪丝答应和席勒结婚,条件就是让他断绝和维拉妮的关系,这件事席勒做得并不光明磊落,他甚至秘密给维拉妮写信,希望二人能在度假时偷偷保持情人关系,但被维拉妮断然拒绝。维拉妮后来成为一名战地护士,1917年在野战医院死去。

  席勒与爱迪丝在后者家人的强烈反对下,于1915年6月17日结婚,这天也是席勒父母的结婚纪念日。席勒结婚以后,画了很多幅以妻子为模特的画,但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不愿裸露自己,经常让席勒画上别人的头。

  年,婚后第三天席勒就被陆军征召,先服役于布拉格。在军中,他从未被派到前线战斗,而是在战俘营担任守卫,看管俄国的战犯,闲暇之余还可以绘画。也是这段时期,席勒创作出了这幅《斜躺的女人》。

  这幅作品展现了席勒女性肖像的最常见特点——充满着性爱和情色意味。席勒作品中的女人有着撩人的姿势,大胆展露自己的私处,不断挑战公众的道德底线。模特的眼睛总是看着画外,似乎在与画外的观众对视。席勒为他的女模特设置了一些特殊的性符号,描画很深的黑色眼影、红色嘴唇、突出的私处。画中的女人大多体态消瘦,脸色苍白,上述这些地方却用高光打亮,一切突出的地方都指向明显的性暗示。

  这些作品的色彩以暖色和深色为主,常有小面积的补色对比,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给人以沉重和不安的感觉。红色、黑色、黄色是他常用的颜色。画中的模特通常并不,而是穿着丝袜鞋子或是上衣,起到分割画面和配色的作用,使模特和画面构成更丰富,如《斜躺的女人》中,女人裸露着下身却穿了件夹克。

  1918年时,受邀参加维也纳分离派在维也纳的第49届展览。席勒共有50件作品在主厅展出,他还以《最后的晚餐》为灵感,设计了展览的海报,并把自己的肖像放在中央,取代耶稣的位置。对面空缺的作为暗示的人物是克里姆特,这幅海报也和之前未完成的作品《朋友》有一定联系。同年,他在苏黎世、布拉格和德累斯顿也举办了展览。

  席勒生前遭受了太多的非议和批评,他桀骜不驯的性格和反叛的艺术不被当时的世俗所接受,人们用臭名昭著来形容这位色情画者,但其死后,却被艺术界捧为直逼人心灵的伟大艺术家。

上一篇:梅拉·黎德与布兰·史塔克就是这个 造型的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