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美剧演员 >

娜拉出走只需要一瞬间的决绝

  生活处处都是笑话,而单口相声是将幽默用来战胜恐惧和退缩的武器。至少从第一季的《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看来,麦瑟尔夫人用这种神经质的艺术对抗了自己从第一集开始就失败的「完美婚姻」。

  而在第二季的第二集,麦瑟尔夫人对着台下一票认为只有男人才懂幽默的男喜剧人反讽道:「喜剧被沉闷所充斥,被权力的匮乏所充斥,被悲伤和失望充斥,被抛弃和羞辱充斥,谁到底比女人更适合描述喜剧呢?只有女人才懂幽默!」

  虽说相比于第一季,第二季里麦瑟尔夫人连珠炮式的对线%,笑线%,但她关于单口相声的行动驱动力反而减少了,她就像一个旋转的陀螺,不断被除婚姻之外的父母的婚姻、前夫的事业、前公婆的财务困境等家庭事业所撕扯。

  甚至有国外媒体挖苦,观众即使跳过本季前9集直接看结局,也不会损失关于人物的任何重大冲突和事件。似乎是戏份增多的韦斯曼(Weissman)家族——麦瑟尔夫人的父亲和母亲,比说得多、做得少的麦瑟尔夫人更能承担「了不起」的定语。

  除了人物戏份的打散,第二季在空间上也给麦瑟尔夫人摆出了三条岔路:巴黎、卡茨基尔的度假区和纽约州以外的城市。

  麦瑟尔夫人的居住地不再局限于曼哈顿上西区装潢豪华、有私人电梯员的摇摇欲坠的高级公寓,三条岔路在三倍时间上来回晃动着她的单口相声事业,当然也呈现了一个比第一季更加复杂的50年代的女权矛盾肖像。

  如果说第二季里增多的前夫乔尔的事业线是为了对得起「麦瑟尔夫人」的标题,那剧本有意识地添加的爸爸托尼的事业线就是整季最关键的绿叶。

  对爸爸的着墨越多,反而是对麦瑟尔夫人的一次镜像反射,即使这样也许会让从第一集就大受好评的50年代复古女装的出现频率减少,但编剧和导演显然将这个机会成本的损失局限在了可控范围之内。

  爸爸在第一季是一个标签化的父权形象,高级知识分子、即使把女儿送到了大学也只指望她嫁个好丈夫,而在第二季,爸爸从第一集不愿意放弃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的安稳状态到结局主动辞退教授职位,对着贝尔实验室的领导喊出:「我要跟你们斗争,打倒你们!」 的决绝转变,都拜女儿所赐。

  父亲和女儿的事业发展成为了一对互为嵌套的故事因果。麦瑟尔夫人因为在华盛顿的一次巡演「不小心」泄露了爸爸在贝尔实验室工作的国家机密,断送了爸爸的高级公务员事业;爸爸无意作为观众的闯入,让喜欢兜售「家庭生活」的麦瑟尔夫人的一次喜剧表演差点功亏一篑。父亲与女儿以家庭内部的身份,彼此成为了对方事业的绊脚石。

  特别是麦瑟尔夫人,观众可以发现,当她越关注喜剧事业时候,她之前所为人称道的「完美女性人设」就会瞬间崩塌。当父亲质问她到底有没有在观众面前说出关于贝尔实验室的话题时,麦瑟尔无意识地用喜剧演员的狡猾和市侩让爸爸安心「我拿我孩子的性命发誓没有提过你」,随即在爸爸的逼问下又改口自己只是提到了父亲在家中听儿童唱片的囧事。

  这是麦瑟尔夫人从第一季第一集到第二季最后一集唯一撒过的一次撒谎,无论她是有心还是无意,观众都会忽然发现,原来经历过社会历练的麦瑟尔夫人也有「不耻」的一面,而这种「不耻」,才是第二季的特色。

  因为过于沉溺于拿起话筒开黄腔的喜剧演员角色,麦瑟尔夫人甚至在好友的婚礼上口不择言,她开始分不清生活和表演的暧昧界限,而这种分不清,也是麦瑟尔夫人从第一季勇敢走出家庭舒适区之后所遇到的第二个重大问题——创业容易守业难,不论在1950年代还是21世纪,娜拉出走只需要一瞬间的决绝,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的矛盾,才是悬在女性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1940年由霍华德·霍克斯导演的极为卖座神经喜剧《女友礼拜五》就是生活在50年代美国的麦瑟尔女士的时代映照,里面那位和麦瑟尔有着同样闪电般说话速度的优秀女记者到最后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幸福婚姻,全社会都对优秀的职业女性摆出着悲观的态度。

  很多观众会觉得麦瑟尔夫人最后一集突然放弃支持自己喜剧事业的医生求婚,决定在喜剧事业踽踽独行的麦瑟尔夫人的选择有些抓马,毕竟新恋情的发展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事业,而她一对有仆人照顾,像玩具摆设一样的儿女也从来没有影响过她的喜剧道路。

  画家发自肺腑告诉麦瑟尔夫人选择事业就会失去家庭,事业导师伦尼·布鲁斯用亲身经历演唱的ALL Alone也从外部给麦瑟尔夫人上了一次「家庭策反课程」,但这些都不够,真正能让麦瑟尔主动做出决裂的只有她的自我意识。

  深挖到了麦瑟尔夫人这一层次的唯我意识,就能理解到前文关于卡茨基尔度假区的「小径分叉的花园」,在这个空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似乎都和麦瑟尔夫人的喜剧事业没太多关系,它堪称为全剧的停顿点。

  在这里,麦瑟尔可以和前夫乔尔和平相处,她意识到有了孩子的二人无法完全脱离彼此的生活,他俩在人生道路上一前一后的暧昧关系是麦瑟尔不愿承认又必须承认的现实。

  这个停顿停得越久,结尾麦瑟尔夫人的决绝就越断裂,先不管这个断裂是否合乎编剧逻辑,但在目的上看来,自动选择事业为先,而不像第一季误打误撞进入喜剧领域的麦瑟尔夫人再一次打破了美国黄金时代的家庭神话构想,那个永恒而稳定的避风港需要得到自内而外的修正。多少年来被社会各阶层奉为标准的中产阶级的家庭生活,需要在社会变迁中与政治世界产生深刻联系。

  1958年的麦瑟尔夫人决定跟着黑人歌手到世界各地巡演,她即将迎来60年代风风火火的人权运动,在第三季以及未来的剧集里,除了评论界提到近乎刻板的女权,麦瑟尔夫人还有无数的公共和私人生活需要去解决。

  标签:巴黎 贝尔实验室 喜剧演员 度假区 国家机密 事业线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 女友礼拜五 喜剧

上一篇:两 人看到帕丁坐在椅子上 下一篇:地点是根据非洲现实的学生绑架 案得到灵感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