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美剧演员 >

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不仅有追着坦克狂奔的丧尸大军,还有暴露着骨架的丧尸犬……紧张得全程无尿点啊!”24日,刚刚看完《生化危机:终章》的观众白女士这样对记者说。

  无论是《生化危机》系列不断研发的变种丧尸,还是《行尸走肉》中被劈掉半个脑袋的丧尸、《寻龙诀》中古墓里复活的日本干尸……这些看起来有点血腥的场面,都出自特效化妆师之手,他们精通绘画、雕塑、设计、翻模、制皮、粘贴毛发、上色……他们的工作充满了挑战和神秘色彩。

  如何做一张腐烂的脸?特效化妆师是一个怎样的职业?这个行业在中国吃得开吗?2月21日,本报记者采访了山西传媒学院影视美术系副教授李庆、笨鸟视觉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宋艾,从丧尸妆的技术和特效化妆行业发展,为观众解密。

  目前国内的特效化妆分四类:神话魔幻化妆、特型化妆、气氛化妆、伤效化妆。其中,除了特型化妆,其他特效化妆类型中均有丧尸妆的体现。

  相比普通化妆,特效化妆的创作时间长,过程相当复杂,成本更是普通化妆的几百倍、几千倍。特效化妆的基础步骤都是一样的,演员在拍摄前先去“翻一个模”。简单来说,就是先在脸上打石膏,翻一个阴模,再往阴模里灌石膏,之后敲碎外面的阴模,剩下阳模。阳模上塑形完成后,再涂石膏翻一个阴模,然后往阴模里灌进乳胶,出来一张“脸皮”,就可以贴在脸上进行上色了。

  通常扮演丧尸的主要演员都要留一个面部阳模,因为丧尸通常有一个演变过程,每出现一个新伤口,可以直接在阳模上做。“还有一种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用肤蜡。可以直接在脸上塑形,更快捷,比较适合局部妆。”李庆老师介绍说。在实际拍摄中,为了让倒模而成的“假皮”更贴合皮肤,假皮边缘往往做得很薄,通常用过一次就废了,因此化妆师得重复做假皮,还要保证每次化出的妆面颜色一致。

  在李庆老师看来,丧尸妆并不难化,难的是观察力。“丧尸的转变过程不同,化妆也不同。比如刚刚转变的丧尸、转变了一半的和完全转变的丧尸,是不同的;刚被咬过的丧尸与被咬几天后饥饿状态下的丧尸,也是不同的;男女老少丧尸更不同。必须根据剧情的推进来化妆。此外,丧尸妆的细节也有很多,比如丧尸死亡的状态是怎样的,除了呈现尸斑和发霉,如果因外伤致死,伤口应该有腐烂。如果因中毒而亡,身体应该发青、发白。如果因窒息而死,血管应该是突出的……”

  如今,人们把特效化妆师称为新时代的“画皮师”。一个合格的特效化妆师,往往需要具备“美术+雕塑+制模”等综合特长。而在李庆老师眼中,特效化妆师还是一个懂得镜头语言、会钳工和电工的全面手。

  在剧组里“服化道摄录美”不分家,首先,特效化妆师要懂传播画面的规律,黑白时代、彩色时代、高清时代是不同的,化妆的最终呈现有很大不同。此外,还要懂一点摄像和电脑特效,这样才能让丧尸不穿帮。其实,如今影视剧中的丧尸大场面,是通过“实体化妆+视觉特效”模式完成的。实体化妆,也就是特效化妆师的手工作业;视觉特效,就是电脑特效。两者如何配合?以美剧《行尸走肉》为例,一个丧尸造型做好以后,演员的鼻子和嘴巴部位贴上“绿布”,通过电脑特效,画面最终呈现出来后,丧尸的鼻子和嘴巴是被完全“切掉”的效果,让观众看起来更真实。目前,实体特效还不能被完全取代。因此,如果特效化妆师懂得一些电脑特效,丧尸妆将会更加完美。

  其次,特效化妆师需要懂钳工和电工的活儿。“比如一个妖精是进化未完成的兽头人身,画面上兽头开口说话,需要模型的嘴巴一开一合,这就要在道具上通电路,可能还要亲手做铁丝骨架。有时候,特效化妆师真的是一个体力活。”李庆老师感慨道。

  当然,最基础的是要有专业素质,特效化妆师往往承担着艺术设计的重任,这就需要通绘画、懂雕塑、会化妆。像《西游记》等特效还得精通毛发制作。

  李庆老师告诉记者,特效化妆师绝对是一个学到老的行业,某一种效果可以用多种手法去完成,这就需要行业经验。“剧组拍戏,一向多变,有些提前做好的造型,因为剧情临时调整而弃用,特效化妆师经常面对突发状况,如果拍戏是在荒郊野外或者是夜戏,特效的临场救急只能靠经验。比如很多软糖外面那一层糯米纸,可以将四周沾水、中间凸起,做烫伤用的水泡,卫生纸沾血浆,处理成撞伤效果等等。”

  目前,国内特效化妆市场很大,除了影视行业,COSPLAY、万圣节等活动也有需求,但缺乏综合性人才。

  据圈内说法,是《西游记》系列电影让国内特效化妆团队第一次认识了好莱坞的工业标准。在与国外团队的合作中,中方的特效化妆师从最开始的打下手、辅助工作,到如今独自带队,仅仅用了6年,发展迅速。笨鸟视觉北京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宋艾,也是在这6年中成长起来的。

  2011年,画了十几年画的宋艾闯荡北京,果断选择了特效化妆师这一行。“现在我们公司做物理特效,但在当年没有人听过这个词。”宋艾说,自己最开始和几个同行朋友尝试着做,但有些特效材料找不到也买不到,后来通过从国外购买,很费劲。也就在这一年,宋艾接触了《大闹天宫》剧组,“当时以好莱坞团队为主,中国特化师辅助。虽然外国团队上妆时不会让我们看,但明显感到大家的工作方式不同。”宋艾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一种行业成熟度,“他们团队的磨合度很高,一道工序传到下一道工序很顺畅。”

  此后,经历了《画皮》系列的中国特效化妆团队,逐渐可以跟国外团队做到“一半对一半”的阵容了。《西游记》系列电影的美方特效化妆团队负责人肖恩·史密斯,曾在采访中表示,“和中国团队合作的过程中,能明显感觉到他们的进步。”但他也指出了一些不足,“中国团队未能建立起科学高效的工作流程,不能在每个环节上都保证高水准。”

  在特效方面,电影《寻龙诀》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次“中国制造”,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这是中国特效人自己的片子。”宋艾说。

  该片中复活日本兵让人印象深刻,彼岸花开红光一闪,一群干尸矗立眼前,把很多观众吓了一跳。影片中的特效化妆、特效道具及特效服装工作,由两家公司共同承接,宋艾带领的团队是其中之一。

  宋艾告诉记者,当时剧组要求的干尸数量很多,除了躺在地上有几十具,还有27个复活的干尸。“美术给了我们5张图纸,我们根据图纸进行设计。加入了朋克风格,身体上有金属元素,让干尸的视觉符号看起来更明显。”据了解,这27个干尸造型主要分为前景演员和后景演员两类,前者需要单独做翻模和雕塑,后者只需要套上由硅胶制成的头套即可。

  因为都是纯手工制作,特效过程相当繁琐。仅是笨鸟视觉团队,就分两拨人,一拨是现场化妆师,一拨是后方塑型和制作师,整个加起来将近50人。“前景演员每天换一张皮,上一次皮3个小时起,如果是早上的戏,我们通常凌晨3点起床,特效化妆师永远是剧组起得最早的人。”

  《寻龙诀》的项目,宋艾和他的团队整整跟了半年。“是一次蜕皮的成长!”宋艾向记者感叹这次的收获,这种蜕皮除了身体上的煎熬,还有技术上的经验,“收获了宝贵的经验,我们形成了一次完整的团队磨合。”等到《三打白骨精》邀请特化师的时候,宋艾是让自己的学生参与的。6年间,中国从两三家特效公司成长为20多家了,目前的行业体量,可以满足这些公司接活儿。大片通常挂国外公司的名头或主设计、国内几家公司合作完成,而一些中小影片基本可以由一家中方公司独自拿下。

  “我们正慢慢占据主导位置,这是一个好趋势。”在宋艾看来,北京pk10官网投注平台这6年来自己最大的成就感是对新生力量的培育。“笨鸟视觉的特效化妆培训为全国输送了3/4的新生力量。我们每年都会有不同的主题,今年特效化妆的定位是:中国传统文化基因的现代审美表达。”除了商业培训,宋艾每年都会到中戏、北电等艺术院校代课,“这些院校出来的学生堪称 正规军 ,美术底子扎实,可以很快上手。”

  据记者了解,中国第一部反映特效化妆师的电影《特化师》已接近杀青,该片的公映,将为观众呈现更多这个行业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能为行业发展带来一些助力。

上一篇:当时整治的过程中发现一辆小型货车从美好家园 下一篇:形成党报、党网、党端于一体的融媒体平台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