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美剧演员 >

当时身为投手的鲁斯看不惯这一切

  腾讯体育11月20日讯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向三人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获奖者包括“猫王”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名媛米里亚姆-艾德森以及“棒球之神”贝比-鲁斯。鲁斯活跃于上世纪10至30年代,是历史上第十四名获此殊荣的棒球选手。

  总统自由勋章由肯尼迪总统设立,是美国平民的最高国家级荣誉称号。不过该奖来头虽大,评选标准基本上全由总统个人而定,有些时候带有很明显的政治回馈意味。例如奥巴马总统就向商业大亨沃伦-巴菲特颁发了该勋章,因为巴菲特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替他出了很大的力气。米里亚姆-艾德森的得奖也属于这个性质,她与丈夫谢尔顿-艾德森给了特朗普和共和党很大的资金支持,一些记者很尖锐地指出艾德森纯粹是靠献金获奖。

  不过普雷斯利和鲁斯?他俩身故已久,生前也没有展现出强烈的党派倾向,看不出有什么政治价值可以利用。也许这两位大名鼎鼎的获奖者真正反映出了特朗普的个人爱好和品味。在特朗普的青少年时期,普雷斯利一度统治着北美流行乐坛,颁奖典礼上还特别放了一段他的作品《How Great Thou Art》,有理由相信现任总统可能是猫王的铁杆粉丝。但是这样的推测不适用于鲁斯,他于1948年去世时特朗普只有2岁,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不可能受到这位棒球之神的直接影响。

  据美国媒体Rolling Stones报道,特朗普还曾在高中被费城人球探观察过,不过他最终选择去读大学

  不过特朗普从小就是硬核棒球迷,高中时在校队担任一垒手和捕手,属于一名力量型打者。他当年的同学称特朗普“每次都想把球打得越过观众席,想要碾压对手”。虽然没能亲眼见过棒球之神的风采,如此喜好棒球的特朗普一定受到鲁斯的耳濡目染,即便不是狂热粉丝,内心也一定有一份尊敬之情。个人倾向再加上鲁斯的辉煌成就,特朗普授予他总统自由勋章也就情有可原了。

  鲁斯本名小乔治-赫尔曼-鲁斯(George Herman Ruth Jr.),“贝比(Babe)”是他最流行的昵称,他还有着诸如“圣婴”、“棒球苏丹”之类让现代人听来不明觉厉的绰号。鲁斯堪称最伟大的棒球球员,没有之一。之所以这么说,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鲁斯终结了“死球时代”。1900年至1920年,职业棒球陷入了一个长期怪圈,场均得分极低(1908赛季只有3.4分),本垒打非常罕见。

  当时身为投手的鲁斯看不惯这一切,拎起球棒说“看我的,应该这么打”,从1918赛季开始的四年,他分别击出了11、29、54、59支本垒打,蝉联四座本垒打王头衔。在此期间,受鲁斯倡导的打击理念影响,大联盟得分增长了40%,本垒打数量更是翻了四倍。

  著名的“贝比-鲁斯魔咒”事件也是这个时期发生的。1919赛季结束后,急需用钱的波士顿红袜老板把鲁斯以1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纽约扬基,有传言说从小在波士顿长大的鲁斯非常不满被卖走,怒不可遏的他诅咒红袜永远无法拿到世界大赛的冠军。

  特朗普在颁奖陈词中还特别用他的商人口吻评价了这笔交易:“我听说过很多年了,这是体育史上最糟糕的交易,贝比-鲁斯,19岁的投手,换来10万美元和一个35岁的三垒手。这不是明智的交易,换来的那个球员马上就退役了,太糟糕了。就算10万美元相当于现在的2500万美元,这还是笔亏本买卖。”

  不管鲁斯诅咒是真是假,他确实把红袜的运气全部带到了扬基。波士顿是美国的老牌历史名城,而纽约是后起之秀,两座存在一定竞争关系的城市互相看不惯,连带着将地域成见带到了棒球场上。

  鲁斯去到扬基后带领球队七次问鼎美联冠军,并带回了四座世界大赛奖杯,而红袜不管如何努力,整整86年未尝染指世界大赛冠军。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波士顿人对冠军拿到手酸的纽约简直是嫉妒得眼睛发红,直到2004年,红袜才终于挣脱魔咒重捧奖杯,截止那时26冠在手的扬基已经是全北美夺冠次数最多的职业球队了。

  作为当时最优秀的棒球选手,鲁斯的薪水甚至超过了胡佛总统。为此他还有句著名的揶揄:“胡佛凭什么赚那么多?我今年干得可比他好!”和现代运动员注重养身不同,当时缺乏健康观念的鲁斯喜好烟酒,赢下比赛后就来一支喝一杯。出众的成绩,优渥的收入,再加上狂放不羁的性格,鲁斯各方面都符合全民偶像的模板。

  但如果你认为鲁斯是个贪图享受的阔佬,那可大错特错了。鲁斯生前探访过无数的孤儿院和医院,与上百家慈善机构合作,捐款无数。在族裔和解问题上他也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甚至末年在病榻上时鲁斯还不忘回信给崇拜他的孩子,传授他的人生经验。

  鲁斯不仅在国内风头无两,他的威望还远播到大洋彼岸的日本。1934年已到生涯晚期的鲁斯率领美国全明星代表团访问日本,与当地大学生选手组成的代表队进行了十几场交流比赛。鲁斯如同神仙下凡,每到一处必引发人山人海的围观热潮,就连天皇也亲自接见。当时日本和美国就海军军备问题闹得剑拔弩张,两国舆论也互相敌视,但鲁斯凭借个人魅力成功扮演了和平使者的角色,极大缓和了两国紧张的气氛。此前开展范围局限于校园的日本棒球也受益于鲁斯带来的商业效应,于1936年正式成立了职业联盟。

  1999年ESPN主办的世纪运动员评选中,鲁斯仅次于迈克尔-乔丹,位列第二。考虑到乔丹赶上了媒体传播爆炸的时代,并且刚刚赢得了个人第六个NBA冠军,这个第一显然有很大蹭趁热吃菜的因素。而鲁斯已经离世超过五十年还能高居第二,他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毋庸置疑,如果评选再晚五十年或者一百年进行,乔丹很难击败鲁斯。客观来说作为美国国球历史上最伟大的选手,鲁斯才是真正的美国体育第一人。

  典礼上特朗普特别提到“鲁斯当时是联盟最好的投手之一,现在的人们不清楚这一点”。众所周知美国有相当部分媒体不待见这位作风颇具争议的总统,这番话被抓了把柄,遭到了各路记者的大肆嘲讽。在他们看来鲁斯从投手转变为全职野手是非常基本的棒球常识,特朗普竟然说人们不了解这段历史,这是傲慢还是无知?

  的确,随着天才二刀流少年大谷翔平横空出世,几乎整个2018赛季都充斥着大谷与鲁斯的比较。即便是以前不太清楚鲁斯作为投手出道的人,现在也应该也对棒球之神的二刀流历史有了充分的认识。特朗普居然还担心广大人民群众不知道这回事,难道是忙着打高尔夫所以没怎么看棒球新闻吗?

  但换个角度,作为一个谱系比较偏向工人阶级的总统,特朗普即便存在过时的成见,也自有他的道理。棒球作为美国国球,生根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之中,这其中包括很多文化水平不高,对历史不感兴趣的受众。鲁斯作为上世纪的棒球巨星,时隔日久,给今人留下的形象不免抽象化、符号化。绝大多数人可能只见过鲁斯挥棒的英姿,而没见过他在投手丘上的身形,他们完全有可能不清楚鲁斯曾经是联盟顶级投手。

  无论如何,特朗普的懂球程度无需怀疑,今年的世界大赛第四场他还特别发推评价:“看了道奇红袜比赛的后半段,这可真奇怪了,怎么会有教练把里奇-希尔这样制宰7局的投手换下,然后派出一堆紧张兮兮的牛棚搞砸比赛。葬送4分领先,教练总是重蹈覆辙,大错特错!”如此不留情面的分析足以为特朗普的懂球程度背书,所以记者们想在美国国球的话题上给特朗普搞大新闻,恐怕是选错了方向。

  当然了,不管特朗普的执政成绩也好,棒球爱好也罢,他将总统自由勋章颁发给贝比-鲁斯的决定无可挑剔注意哦,是颁发给“二刀流”贝比-鲁斯。

上一篇: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下一篇:曾两度在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薛定谔(Erwin S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