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美剧影评 >

也不会天天下班都去一家名叫“central perk”的咖

  从1994年开播,到2004年结束,十季,256集,总长度接近100小时。

  就是这100个小时,帮助它的出品方NBC拿了56次艾美奖提名,获奖6次。9次提名金球奖,获奖1次。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小的奖杯,它拿了25个。

  它是美国史上最受欢迎的电视剧,全十季收视率均列年度前十。最终季的最后一集在时代广场大屏播放的时候,上万人一起跟着落泪。

  壹哥上初中的时候(再次暴露年龄),新闻播到最后总会有一些国外的娱乐新闻,当时就总能听到这样的消息:《六人行》(《老友记》的另外一个译名)获得本届艾美奖……从那时起,“六人行”这个名字就刻在我脑子里,成了我对欧美影视最早的印象之一。

  后来经历了更多人后才知道,《老友记》不是我一个人的,它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中国一整代年轻人的美剧启蒙。

  太多人拿《老友记》当学英文的资料了。小壹跟我说,要不是被《老友记》培养起了对英语的爱好,她的四六级不可能过得那么轻松。

  除了功能性,更多人告诉我的是如何被《老友记》感动和治愈。我的两位女性朋友跟我说过差不多一模一样的话:“难过的时候就去看《老友记》,心情一下子就好了。”

  就连我自己的感情都和《老友记》密不可分——我和大学时的初恋相识是因为我介绍她看《老友记》,后来最常做的事就是我陪着她一遍遍地重刷,一遍遍帮她擦干笑出来的眼泪。

  我都记不清初恋的三年里这部剧我到底刷了多少遍,据她说是十遍。我只记得的是她毕业出国前,最后一遍没有刷完。后来我们分手了,我就再也没有完整地看过一集。

  《老友记》是太多人的心头好了。后来这么多年,我再也没有找到像它一样给予我如此多“陪伴感”的电视剧。

  时间在每个人身上都留下了痕迹:钱德勒曾经因为药物滥用忽胖忽瘦,和莫妮卡结婚之后,稳定在了一个贫嘴的胖子的形象;

  同样发福的还有一代男神乔伊,那句“how you doing”说得越来越少,贪吃却是永恒的;

  莫妮卡保持着她一贯的好身材,瑞秋和菲比则不停地换着发型和发色;改变得最少的是罗斯,依旧是那个风度翩翩的大衣男。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观众和角色在度过同等的时光,看着他们一点点成熟和老去,就像是自己身边的朋友一样。

  当然,国内观众大多是在剧集完结后才看到的,我们更可能的是在几个月里经历了他们的十年。但这种时间的流逝感却同样清晰——每遍重刷完,就感觉自己老了十岁。

  但是话说回来,能做到这一点的美剧有很多。我也曾看着《权力的游戏》里狼家兄妹从幼稚孩童长成青年:

  但是坦白讲,《老友记》给我的陪伴感是超越任何一部其他剧集的,豆瓣平均9.7的美剧史上最高分也证明了大多数人和我想的一样。

  《老友记》的台词能作为英语学习的资料,是因为它们太经典了。据说每集的剧本都是编剧和几个演员一起开会敲定的,开拍前再反复朗读,保证每句台词都有最佳的“笑果”。

  《纽约时报》的影评人曾经评论它的台词:《老友记》每一集的笑料,都是别的喜剧一季的总和。

  后来,甚至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专属“笑点”。比如最毒舌的钱德勒,他说话时总是很刻薄地强调“be”这个词。

  这里钱德勒在自嘲他和乔伊过的是“美国白人垃圾”的生活方式,他说的是“could we be more white trash”,并且特别重读了be

  当然了,钱德勒身上最大的梗是别人永远记不住他的工作——有一集几个人玩竞猜争夺公寓的使用权,莫妮卡和瑞秋就输在了她们根本不知道钱德勒到底做的是什么,只知道他做的是跟数字有关,上班还要带着个公文包:

  再比如古灵精怪的菲比,经常做出一些戏精上身假装别人的事,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她的音乐才能,和那首无法被取代的神曲《臭臭猫》:

  再比如强迫症莫妮卡,小时候就得过“组织能力奖”,见不得任何地方脏乱差。有一次甚至因为听说别人家里很乱,就控制不住提着水桶要给人家打扫家。钱德勒曾经吐槽她:“幸好你没有把杂志摊开,否则她(莫妮卡)会把你眼睛挖出来。”

  娇气而有点“事儿多”的傻白甜小妞瑞秋是个富家女,她的骄傲让她在婚礼前夜逃走,也让她和罗斯的感情始终无法稳定;

  组织能力很强的莫妮卡,小时候是一个没有人喜欢的胖女孩,是自律让她瘦了下来,所以她崇拜纪律性;

  毒舌刻薄的钱德勒,是一个父母离异,充满了边缘感的敏感少年,他调侃世间万物,其实是在用玩笑和一切划清界限,保护自己;

  唱着《臭臭猫》,神神叨叨的菲比,她的身世更惨:几乎没见过生父和生母,养父进监狱,养母自杀。和钱德勒一样,她用疯癫来对抗这个伤害她的世界,又迫切地需要得到关注和掌声;

  那个从小就不受女孩欢迎的罗斯,虽然拼命学习当上了教授,却难免一次次在女人身上栽跟头的命运;

  意大利底层劳工的后代乔伊,他随意聊骚女人的习惯可以说是意大利人的天性,也可以说是一种底层人的真实。但就算“不正经”,他也坚持了演员的梦想坚持了十年。

  看到了吗?这六个人虽然整天嘻嘻哈哈,但每个人的生活都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每个人都带着一点与生俱来的“缺陷”,但他们依然嘻嘻哈哈地活着。

  不像《权力的游戏》,我们需要一张地图和家族谱系表才能厘清人物关系。也不像《生活大爆炸》,女孩们需要去百科一下瓦肯人的打招呼手势才能理解geek的生活。

  他们身上有我们的懒散、自私、小聪明、原生家庭阴影,他们像我们一样贪吃、易怒、有攀比心、甚至色迷迷……他们,就是我们。

  反过来,让《老友记》成为第一美剧的原因,也正是这“懒散、自私、贪吃、易怒、有小聪明、有攀比心、有原生家庭阴影、甚至色迷迷”的六个人,就算看清了彼此的缺点,却依然选择在一起,选择守护着彼此。

  就像那首主题曲唱的:“I will be there for you”——我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每到这些时候来临,壹哥和所有老友记粉丝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如果我能有这样的朋友,该有多好!

  当然,我们也许会有交往多年的好朋友,但我们并不会和朋友们住在一起,也不会天天下班都去一家名叫“central perk”的咖啡厅泡着。

  《老友记》播出的那几年,正是美国由克林顿转向小布什,高速经济发展伴随着巨大危机的时代。而《老友记》在中国火起来是在21世纪的头十年,也正是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最快,同时中国人最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时代。

  这两个时代有着同样的后果:传统家庭结构被打破,年轻人脱离故乡大量涌入城市,朋友和恋人成了他们新的亲人。

  人们骨子里对简单纯粹亲情的向往,是让《老友记》成为永世经典的原因,不论美国还是中国都一样。

  整部剧里面最引人深思的是这些情节:罗斯的老婆是个女同性恋,但是罗斯离婚后还是和老婆做了好朋友,并且出席了老婆与女伴的婚礼;

  看出什么了吗?没错,《老友记》里包含了各种为传统社会所不齿的事:同性恋、未婚先孕、老少恋……但它对这些事没有道德批判,反而持的是包容理解的态度。

  在《老友记》的乌托邦里,任何事的发生都是源于爱,任何事的结束也都是归于宽恕,唯一不变的是六个人之间的感情。

  纽约本就是一个极其开放包容的城市,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形形色色的人,也可以体会到赤裸裸的贫富差距,这些《老友记》里都有,这部剧的开放和包容和城市本身是相通的。

  看着这“说啥来啥”的新娘子,钱德勒抖了个机灵:“而我呢,想要一百万美金!”

上一篇:同时也是名为“伊甸之门”著名毁灭日的所在地 下一篇:对革命的奉献不够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