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美剧影评 >

他俩误以为自己跟对方的热切和来戏

  据说《爱情公寓》承诺多年的大电影最近有着落了,原班人马在十年之后悉数回归,重新演唱了片首曲《我的未来式》。

  《爱情公寓》大电影依然由3D打印工程师韦正、文字校对专员汪远亲自操刀,在8月10日暑期档与大家重聚。这一消息再次掀起了青春怀旧中年和维权斗士的腥风血雨。

  80后90初的我们,走过青春伤怀文学,看过土味情景剧。怀念我们的青春啊!~

  终有一天,你得从外形上、身体上、心灵上接受一个不争的事实,演员也是个普通人。

  我正常的出街,暂时没有任何被偷拍、被认出、被追踪的可能。我住在一个并不奢华、但被温柔填满的公寓,和几个生命轨迹那么地不同、冥冥中却走到一起的朋友。我甚至,有了自己的爱情。

  岁月静好大抵是这个模样了,不是心如古井,不是让生活不再承受一丝波澜,而是那份信念力,每次表面上惊涛骇浪之后,大风大雨之后,一切势必恢复原貌的力量。

  一集情景剧时间,大家又坐回各自沙发上的专属位置,脸不红心不跳地,表演生活。

  这么说来,其实我得感谢我的外侄,一个披着花花公子外衣的神秘男子。他硬生生地把一个东亚男人引到我身边,当然他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上天也打着他的算盘呢。

  东亚男人有一口怪模怪样的中文口音,我喜欢那口音,喜欢那种再没人要分享我的喜欢的感觉。他带着写有地址的纸条一路寻来东方巴黎,谁知道被我外侄——小布,使了绊子。

  分明写着「爱森公寓」的纸条,被小布教作了「爱情公寓」,它有个英文名「IPartmant」,虽是生造的词汇,却沿用至今。

  东亚男子就这样住了进来,满脸狐疑地。但我们都坚信,他心底里是甘愿被骗的,谁会看不出他们拙劣的演技呢?美嘉和小布,哪懂得什么斯坦尼拉夫斯基表演体系。

  他俩误以为自己跟对方的热切和来戏,是人类的正常情感和自然关系。所以,美嘉和小布,乐此不疲地设计着粗糙而浅薄的戏码。这次他们天真地以为骗到了东亚男子,这群傻孩子。

  几年前,他俩住进公寓,也是一场并不精心设计的诡计,回想起来已恍如隔世了。

  打着「爱情」名号的公寓,为情侣们打造了房租减半、水电全免的福利。美嘉和吕子乔就这样假扮鸳鸯,与对方生生世世纠缠在了一起,如果每一次如来神掌都换一乾坤的话。

  我喜欢记录每一次美嘉打在子乔脸上的如来神掌,宛如那些生命中的重大节点,给絮絮叨叨的漫无边际的日子划分章节。

  情人节的打赌,本就是小情侣们才做得出的私密行径。那个关于鲜花的赌注,多少带着些相互调情的意味,每一次打在子乔脸上的巴掌,都是美嘉说不上来、又挥之不去的爱意。

  美嘉是那种市面上最多见的可爱小女生,自己便是个毛绒玩具,还喜欢洋娃娃、棒棒糖、派对和一切咋咋呼呼的东西,不过美丽让一切都有了咋呼的资本。

  而吕子乔,表面上也活成了普通男人千人一面会长成的样子。子乔口口声声说自己最爱的,是性感美丽的女人。

  他乔装成花花公子,身边总是不乏妆发浓重的女子。他善于与女子暧昧,左右逢源,身上却不见任何承担的重量。最值得称道的能力,是举办一场又一场相逢何须曾相识的派对。

  有派对的地方,势必是有陈美嘉的。你看这两人,一个爱喝盐汽水,一个爱喝肾宝;一个的年龄、学历和工作都未可名状,而另一个数学差到没有机会、也没有道理搞清楚那一切。

  那些氤氲的情愫,扰得旁人头晕脑胀,偏偏是二位的不自知,花了整整4季,才扭扭捏捏地走进对方虚掩的门里。

  比平日偶尔才能接到零星片约的我,生活得更加惨淡的人,靠一档无人问津的深夜电台节目,过活。

  只有曾小贤可以笑得如此惊世骇俗、刻骨铭心。铭的是另一个超级女人的心,这又是段众人企盼、无人看好的爱情。

  优柔寡断,写进了这个男人的骨子里。偏偏愈是弱小的男性,方可招惹强大女性的倾心。曾小贤游走在几个女强人间很久了,怎就看不见身边人的铁汉柔情呢?

  想必爱情的另一个模样,是这般的战战兢兢,这般的小心翼翼,前进又后退,被爱和不被爱的薛定谔旋涡里。安全感,不曾有过的东西。

  算着日子,曾小贤的正牌女朋友,怕是要从美国返回上海了。她走的日子,恰是小贤和一菲走得越发亲密的时候,每天都像活在泡泡糖里,虚妄的宛若穿越了般的幸福感。

  那些仿佛是借来的欢愉,迟迟没叩门索取代价。焦虑却是与日俱增的,大醉了一晚的曾老师,打定主意追去机场,跟女友摊牌了。

  这个世界里的曾老师,行动力是永远后劲不足的。自然,他没能成功抵达正确的机场。自然,他没能说出,一直以来我爱的人不是你。

  曾小贤对诺澜说,我爱你,胡一菲。大抵是心中默念一万遍的台词,在这最错误的时刻,说了观众心目中最正确的话。

  所有的不温柔、不体贴、不讲理,都烟飞云散了。过程的合理性,从来都是被大大看轻的,看客不尽地投入时间和精力,也许要的就是这个结果正义。

  我自认是公寓里最酷的女性,我不会拿情爱的戏码勾得别人七上八下。在我演绎生命力燃烧得最旺盛的时候,误亲了那个东亚男人关谷君。

  他爱切腹,口头上那种,每次都煞有介事地在肚子上比划,他这是要我宠他。我也有生他气的时候,我们会把那些要生的气、要吵的架存档,在合适的时候爆发。

  我们要在最灿烂的时光里,追动漫、做料理、跳极客舞、分享我怎么也守不住的八卦秘密。秘密和分享是孪生的,绝对不为人知的事,既不存在也不值得一提。

  在一起的岁月里,如同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草丛,除了那些幸福的石头,填满草丛的还有独自长大的哀愁。

  有一天,关关跟他的假象朋友马里奥,说再见了。我一点没有想赶他走的意思,大概我成了关谷「有关成长」的代名词。世间种种分别,至少那一次你好好说了再见。

  林宛瑜是个精瘦的姑娘,不知为何要承载女神这个沉重的称号,她为着米兰设计学院离开了陆展博和我们,「为爱放手」是她自己的说法。

  被抛下的展博,完成了他人生的美剧跳,知道了如何跟女孩子正常说话,还是没有挽回宛瑜莫名地离别。

  缘由一盒益达口香糖进入人们视野的张伟,也不知生命里还要吃多少次过敏致命的小龙虾。

  沪上的日子,终于有些百无聊赖。这不,又有谁忽然提起,那个欠我一个婚礼的东亚男人,自是一走,就不再归来。

  这些文字,挪用了安妮宝贝、网络伤怀文学和《老友记》的影评,未达像素级别,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憾事。

上一篇:为了救助更多的病人 下一篇:大多数来自前南斯拉 夫国家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